(下)br--党史频道陈云与评弹界交往纪事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5月16日 在杭州同苏州市评弹团演员毕康年、邵小华等谈话,了解苏州市评弹团的人员、书目、演出、经济等各方面的情况,特别问到评弹演员徐云志、周玉泉、魏含英、谢汉庭、薛君亚、庞学庭、王月香、薛小飞、林慧娟、张君谋、陈瑞麟等人的近况。说:这次想请你
..

  5月16日 在杭州同苏州市评弹团演员毕康年、邵小华等谈话,了解苏州市评弹团的人员、书目、演出、经济等各方面的情况,特别问到评弹演员徐云志、周玉泉、魏含英、谢汉庭、薛君亚、庞学庭、王月香、薛小飞、林慧娟、张君谋、陈瑞麟等人的近况。说:这次想请你们演出两场,50分钟一场,一回弹词,一回评话,听听你们青年演员的水平。我是苏州评弹学校的“名誉校长”,当时学校是我建议创办的。

  5月底 在杭州同施振眉谈话,了解评弹界的状况特别是艺人的近况。当谈到“”中评弹“大改革”时说:我1975年到过上海,在收音机里听到评弹,那不像评弹,叫“评歌”、“评戏”,连忙关了收音机。听赵开生说,“大改革”还在台上翻跟头、豁虎跳,这还叫评弹啊?

  6月1日、2日 在杭州大华饭店观看浙江省曲艺团演出的中篇弹词《李双双》。演出结束后同演员座谈,称赞这部新书的编演是成功的。指出:说新书的方向无论如何是对的。现在新的书目是少了点,慢慢来,可以先编些短篇,再发展为中篇,合起来成为长篇。评弹中有些老书,将来有朝一日是可以考虑整理演出的,如《求雨》、《厅堂夺子》,都是暴露封建社会的。现在你们的演出在城镇书场,我说一定要加上农村书场。到农村去说书,是个大方向。你们说书为谁服务呢?这是明摆着的。评弹的乐器要改革,但改得过头了就不合理。现在你们的琵琶,都改用钢丝弦了。音太响,太刺耳。改用这种弦,我很反感。我在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怎样延长演员的演出年限,也就是延长演员的艺术生命。总之,评弹要有改革,但评弹还应该是评弹。噱头要有,噱头多了不好。说书总得说得风趣些。评弹书目的创作,首先要靠评弹艺人。评弹书目的创作要搞演员、创作人员、顾问三结合。

  6月7日、9日 在杭州观看浙江省曲艺团汪雄飞演出的长篇评话《林海雪原》中的《打虎进山》和《真假胡彪》两回书。在回答汪雄飞提出的《真假胡彪》能不能演的问题时说:我看是可以演的,无非是夸张嘛。艺术应该允许夸张,没有虚构和夸张就不成其为艺术了。要把长篇评话《林海雪原》恢复起来。当见到汪雄飞穿了中山装,天气热、出汗多时说:下次不要穿中山装,穿衬衫就行了,说书又不是唱戏,非要穿行头不可。

  6月11日、12日 在杭州观看无锡市评弹团演出的中篇弹词《黎明之前》。听完书后同演员座谈。说:“”将评弹搞成“评歌”、“评戏”,起杨子荣角色,穿皮袄上台,反面角色要翻跟头。我笑痛了肚皮!这还算什么评弹?现在你们九个人演一个中篇,每人一个角色,是否可以一人起几个角色?评弹很少反映工业题材。作品粗糙不要紧,纺纱也是从粗纱到细纱的。男演员可以不化妆,女演员化一点淡妆。

  6月13日 撰写《对当前评弹工作的几点意见》。其要点是:(一)团结起来,揭批“”,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作出贡献。(二)评弹应该不断改革、发展,但仍然应该是评弹。评弹艺术的特点不能丢掉。(三)说新书。要反映现实斗争,说好现代题材的新书。(四)繁荣创作,积累书目。短篇、中篇、长篇都要。题材应该多种多样。可以组织若干三结合的创作小组。要交流书目及创作经验,反对自私保守思想。(五)城镇书场和农村书场。(六)说长篇,放单档。(七)琵琶不要用钢丝弦。不用钢丝弦,有利于保护艺人的嗓子,延长艺术生命。

  6月15日至17日 征得文化部同意,在杭州主持召开评弹座谈会,并发表讲话。说:在杭州听了一些评弹,做了点调查,有点数了。想了一想,有几点意见,开个座谈会吧!首先,评弹要像评弹的样子。打倒“”八个月来,评弹回到了自弹自唱,基本上像评弹了。你们学习了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吧!文艺是意识形态的东西,要为经济基础服务,要为人民服务,为社会主义服务。传统书目里也有可以利用的东西。我们从地底下发掘出来的几千年前的东西还要拿到外国去展览,博物馆还要开放,为什么到一定时期不可以把一些没有问题的、能起作用的传统书目拿出来演一演呢?不是全部,而是一部分,“古为今用”嘛。但是现在要说新书,这是时代的需要。关于书场问题,要城镇书场加农村书场,去农村说书要作为一个方向。书场要改善经营管理,关心艺人的吃住问题。现在书目太少,书目要公开。噱头还是要,但不能太多。好的语言不要丢掉。钢丝弦不好,对艺人嗓子有影响。

  6月19日 在杭州同评弹座谈会的部分与会人员王正春、周良、吴宗锡谈话。说:成绩跑不了,不要吹法螺。《评弹座谈会纪要》这个文件要搞得朴素些,只要写上“这次会议是重要的”就可以了。会议起什么作用,过两年看,可以让人家来说。实事求是,这是党的传统做法。新书粗糙一点不要紧。对新的东西要鼓鼓掌,撑撑腰。要加强对评弹理论的研究。评弹究竟来自人民群众,还是来自士大夫?我看,评弹主要是来自人民群众。我从小就听书,先是跟舅舅去听,听上瘾了。后来要干革命,很多年没有听。1957年、1959年先后两次到南方养病,听听评弹,觉得对养病有好处,这样又重新听了。1963年我对文化部齐燕铭说,可以花点钱,把所有老艺人说的传统书目都录下来。他也同意了,但没有来得及做,“”了,很可惜。现在我还保存一些录音。书目要在演出中不断丰富加工。

  6月22日 在杭州同王正春、吴宗锡、周良、施振眉谈话。说:要经常对评弹艺人进行教育。说新书,就要让艺人看报纸,看《参考消息》,了解国家大事和世界形势。否则,不了解大局,说新书是不能说好的。评弹艺人都要学习毛主席的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,还要学一点马列著作。

  7月7日 出席在上海锦江饭店小礼堂举行的评弹晚会,邀请上海市领导同志彭冲、林乎加、陈锦华等参加。8日、10日、12日在西郊宾馆三次观看上海评弹团的演出。期间,同李太成、吴宗锡以及评弹演员蒋月泉、徐云志、张鸿声、朱介生、张鉴庭、张如君、刘韵若等交谈。说:要恢复评弹在文艺界的地位。评弹过去主要在大城市,到农村演出要有一个适应过程。评弹也要下厂。目前书场太少,要解决吃住问题。

  11月5日 写信给李太成。说:同意有计划地将一些老艺人的书目、艺术经验,加以录音、记录,否则确有失传的可能;赞成挑选一部分对当前搞长篇及艺术教育有借鉴作用的书目,进行翻录。



免费申明: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,请您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3d2元杀号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