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外婆桥摇啊摇摇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在国人眼里,外婆这个词似乎被赋予了极温馨、柔暖的色彩,每个人生命里或长或短都站立过一个慈祥和蔼的外婆,她们对出嫁儿女深深的爱毫无保留地转向孙辈了。 有一首童谣流传很久远: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叫我好宝宝。糖一包,果一包,外婆买条鱼来烧。头
..

  在国人眼里,“外婆”这个词似乎被赋予了极温馨、柔暖的色彩,每个人生命里或长或短都站立过一个慈祥和蔼的外婆,她们对出嫁儿女深深的爱毫无保留地转向孙辈了。

  有一首童谣流传很久远: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叫我好宝宝。糖一包,果一包,外婆买条鱼来烧。头勿熟,尾巴焦,盛在碗里吱吱叫,吃拉肚里豁虎跳。跳啊跳,一跳跳到卖鱼桥,宝宝乐得哈哈笑……

  我的外婆姓王名绣英,家住通元沈家桥,与我家相隔三里。每个人去外婆家,似乎都应跨过几座外婆桥吧,我去外婆家亦要迈过韩家桥和理洪塘桥这两座桥。

  农闲时,外婆肩挑一双竹筐来我家,左筐装着我刚满周岁的表弟,右筐装刚收的豆谷。外婆小住几日,帮我们家拾掇整齐后,便回去,过些日子,又来了。她临走时,我常和姐扯着竹筐,边走,边逗表弟,依依不舍,直至外婆瘦削的身影渐渐和田野上空沉沉暮霭融在一起时,才悻悻而返,几十年过去了,仍清晰如昨。

  我也时常去外婆家过夜,有一晚,我半夜惊醒,哭闹着要回家,外婆左哄右抱也无法让我安歇,直至谎说半路上有只专吃小孩的大灰狼才唬住了我。农忙时,我常被父母寄放在外婆家。正午后,小叔开着拖拉机耕田,我坐在小叔腿上,两手搭着车柄,神气地往返在田野里,看泥浆翻滚,燕子忽上忽下地轻盈飞曳着。我闻着拖拉机喷出的浓浓柴油香味,肚子咕咕直叫,小叔去紧邻田野的农户家要饭,社民从锅底刮出剩饭,小叔拌上猪油、酱油喂我吃。

  这时田野里早被烈日烤烫了,小叔和我去打谷场乘凉,一帮叔伯正围坐在排风扇前乘凉,我坐在了最前面,排风扇力道很大,吹得我汗毛竖起。这时一大伯打趣地说小军你是冷还是热啊,我脱口而出冷,他们就大笑开了,说我傻楞楞地,都六岁了,冷热都分不清,很快这事当作笑话在生产队交口传开了。往后,我每次去外婆家,碰到那些叔伯时,他们开口就用那段趣事揶揄我,春光煦暖时节,他们也要问我小军冷不冷啊,每每弄得我哭笑不得,百口莫辩,后来我也一笑了之了,其实我当年之所以说冷,是因排风扇正对着我猛吹的直观感觉罢了。

  外婆家河浜南岸有一大片浓荫的桃园,以前都是生产队集体的,后来分到户。桃子成熟时,外婆总会送来好几趟桃子,先是五月桃,接着是六月桃、水蜜桃、白桃,最后是晚熟的毛桃。我长大些,也常和姐去外婆家采桃子,那时,姐拎着竹篮,我提着竹竿,活蹦乱跳地跟随外婆,去浜南岸,摘桃。

  外婆先摘几个熟桃,喂饱我们两个馋虫后,瞄准藏在叶间的熟桃,利索地拿竿轻轻一敲,桃子就掉落在地,我和姐树下争相捡拾开了,桃子掉落得越急越多,稍顷,两篮桃子便装满了,祖孙三人,乐呵呵地抬着桃篮回家了。

  外婆有三个儿子,我父亲十五岁时,外婆央求邻村一个老裁缝收他为徒。外公家里穷,大伯娶妻立门户,小叔还小,外婆无奈之下让最宠爱的二儿子做了上门女婿,父亲入赘时,外婆难过得哭开了。

  外婆一向很健朗,终年田耕不辍,有一年初夏淋了夜雨染了风寒,耽搁了几日,变得难治,经常夜咳,直至迁延成慢性肺炎,天气干燥劳累过度时,咳嗽更甚。外婆生前常让我父亲带她去附近的硖石、盐官、嘉兴治病。有一回,父亲打听到沟渠边有一种草能治此病,我便和姐,蹲在沟渠边,采起了草药,洗净、码齐后,用绳箍成一匝匝,让父亲带去煎给外婆喝。我和姐剥桑条皮卖得的钱给外婆买了芡实糕,外婆强挤笑颜小尝了几口,便让我俩吃。

  外婆病入沉疴,早已回天乏术了。我读二年级下学期的某日下午,母亲轻轻推开了教室的门,我从母亲哀伤的眼神里读出不祥之兆,待母亲说出外婆去世的消息时,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  我一路哭着到了外婆家,早已咽气的外婆平静地躺在正厅的门板上,似一只被搁在砧板上的麻雀。大人们披麻戴孝,高声恸哭着,我也大哭了起来。从此,那个最疼爱我的外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她留在世间的日子实在太短暂,短得我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她的慈爱,她也没享尽人世间儿孙绕膝的快乐,老天真是不公,早早地夺走了我的外婆,她被葬在紧邻桃园的桑园地里。

  外婆生前乐善好施,随和、健谈,常带我走家串户,唠家常。生产队蚕舍里,晚上常放电视,彩色电视机前总被围得水泄不通,外婆总给我费力拨开一条小道,让我站在最前面看。

  插秧或割禾时节,外婆常会走几里路,来帮忙。我在秧地里玩着泥巴,或捉着青蛙,一抬头,就看见外婆的大斗笠在田野尽头慢慢移过来,我就高兴地把手中的泥巴一甩,跑了过去。

  母亲也常和我们一起追忆起外婆,她常说外婆当年持家多么不容易,外公脾气倔强,得罪了左邻右舍,外婆总是默默地去陪笑圆和。她宁可自己吃亏,也总想着家和万事兴,她柔和、安分,隐忍了一辈子。

  外婆,你在天堂还好吗?您走了几十年了,真的好想好想你,每次忆起您,喉头便开始哽咽,心开始隐隐作痛,思念,久久不散,我还没好好孝敬你,报答你的好,你就走了。

  您生前常带上我和姐姐去南北湖“娘婆婆”(外公的胞妹)家过夜,她一直视我和姐如己出,我如今也常年去南北湖看望慈爱如您的“娘婆婆”,和她深情地追忆您的些许旧事。

  您走得太急,没来得及让孙儿多尽一份孝道,我每次看到“娘婆婆”就似看到了您,我早已把她当成您了,您在天堂很欣慰了吧。



免费申明: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,请您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3d2元杀号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