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筒饮风雅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宋人林洪可以说是绿色生活的提倡者,在《山家清供》叙述了种类众多的山野美食,一草一木皆佳肴,饭是青精饭,面为槐叶淘,菜有傍林鲜,饼是松黄香,点心有梅花脯。对于文人雅士,当然少不了酒,用荷叶来饮的碧筒酒即是其中一种。 碧筒酒,这三个字带着凉意,
..

  宋人林洪可以说是绿色生活的提倡者,在《山家清供》叙述了种类众多的山野美食,一草一木皆佳肴,饭是青精饭,面为槐叶淘,菜有傍林鲜,饼是松黄香,点心有梅花脯。对于文人雅士,当然少不了酒,用荷叶来饮的碧筒酒即是其中一种。

  碧筒酒,这三个字带着凉意,清冽淡雅。七月流火,赤日中天,荷塘是个好去处,眼前是荷叶接天碧,荷花映日开,微风中弥漫着花香,与亭亭玉立的花朵相比,圆而大的荷叶更有一种家常的亲切的美,莲叶何田田,喜爱这种田田的天真之美,将自己坦荡地展开,行于水边,荷叶拂人裙裾,或者执之为伞,遮蔽烈日。

  古人握柄为杯,有顺手拈来的意趣。取带茎的荷叶,刺穿叶心,使刺孔跟空心的荷茎相通。在荷叶中贮满美酒,澄澈的酒被碧叶托举,晃动,犹如一块巨大的水晶。再将空心的荷茎弯成象鼻状,从茎的末端吸酒喝。那经过荷茎浸润过的酒味更多一份清苦绵长,即所谓“酒味杂莲气,香冷胜于水”。“六月荷花香满湖”的西湖碧波上,人们划舟入荷叶深处,饮荷叶酒,直到皓月当空,尽兴而返。明人邵亨贞在《洲滨见荷花》一诗中赞道:“每爱西湖六月凉,水花风动画船香。碧筒行酒从容醉,红锦游帷次第张”,这样的诗句简直让人想穿越时光隧道,做一回古人,饮一回风雅。

  豪放如苏东坡者,戏饮荷叶酒,喝的就不仅仅是酒了,他还喝出了满腔诗情,绣口一吐,酒气化作佳句,谓其曰“碧筒时作象鼻弯,白酒微带荷心苦”。据说他被贬谪到广东海南时,也把此举带了过去,使得一向有吃荷叶饭风俗的广东人又增加了饮用荷叶酒的方式。元代张羽也有《碧筒饮诗》记其趣,“玉茎沁露心微苦,翠盖擎云手亦香”。

  除了用荷叶盛酒,古人还别出心裁,用荷花为杯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元人陶宗仪曾在著作中介绍了一种将酒杯放入荷花内再饮的方法,花的美、酒杯的小巧相得益彰,饮用时左手执枝,右手分开花瓣,陶宗仪认为这荷花杯的风致远在碧筒之上,美其名曰“解语杯”。在一朵绽放的荷花面前,获得一种身心的愉悦。如果说,碧筒酒喝的是一曲清平乐的话,那解语杯就是一阕香艳的虞美人了。

  夏日入乡村,东篱把酒、共话桑麻的情景依旧可见,虽然没有沿袭古人之风用那一张张碧荷叶来饮酒,但是,在民间,软糯酥烂的荷叶粉蒸肉、清香四溢的荷叶粥,再配以三杯两盏淡酒,溽热的夏,不知不觉就在荷的清凉中过去了。



免费申明: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,请您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3d2元杀号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