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天姥李白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从杭州的西陵渡出发,就踏上了那条著名的山阴古道,李白曾经从这里走去,而且留下了名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还有杜甫、白居易、元
..

  从杭州的西陵渡出发,就踏上了那条著名的山阴古道,李白曾经从这里走去,而且留下了名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……还有杜甫、白居易、元稹、贺知章、孟浩然、孟郊、刘禹锡、贾岛、罗隐、温庭筠、陆龟蒙、皮日休等451位唐朝诗人,都曾经向这条山阴古道走去,而且留下了1505首美丽的唐诗。

  这是在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条中国文化古道,为此我们特地邀请浙江著名作家陆春祥先生,带着我们重走一次这条浙东唐诗之路。

  1873年春天,杭州西湖依旧桃红柳绿,春意盎然,曲园居士、德清人俞樾尽兴游览后,转而取道南下——他要去福建处理家事。

  在这位晚清硕儒的眼里,浙东诸山以天台、雁荡为最,但去游玩的人还是很少,其实从杭州出发,五天可到天台,八天可到雁荡,实在不算远。曲园居士去福建,擦着天台和雁荡的边走,经过天姥峰时,山下有一天姥寺,因顺路,就拐进去看了一会,只见寺门外立着一块石头,上面写着“李白梦游天姥处”。曲园居士对寺里和尚说,不如删去“天姥”二字,只写“李白梦游处”。

  俞樾其实知道这是一条充满诗意的道路,但我在读“春在堂”所记这个情节时,却也与硕儒相左:删掉“天姥”二字是简洁了,此地为天姥山也可省略,但李白经常做梦、处处做梦,梦境最著名的就是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啊。

  谢家人最有名的当数东山再起的谢安了,这位先生,放诞不羁,高才傲世,却也真是有才,以八万兵战百万兵,淝水之战中的淡定,唯宰相气度才能如此,这让李白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以谢安为首的谢家人,简直就是人才的集聚高地,谢安的侄女,谢道韫,丈夫王凝之,王羲之次子;谢道韫有七个弟弟,老小谢玄,本身就了不起了,淝水之战前敌总指挥,还有个了不起的孙子,这就是谢灵运,中国山水诗的鼻祖。

  谢灵运凭借父辈的资本,家产丰厚,仆从众多。他最喜欢干什么事呢?开山挖湖,没完没了,他这是在营造心中的风景呢。他还喜欢翻山越岭,总是到那些险而远的地方去,哪怕千难万阻,他也要想办法去游玩。山水在他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痕,他的诗文,也就源源不断从心中流出。他引以为乐的事情,似乎就是山水了,别的什么也吸引不了他,即便做官,他也是一天到晚与山水为伴。

  谢灵运有一首诗,题目挺长,《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与从弟惠连可见羊何共和之》,可以看作是登天姥山的始祖诗:

  长长的标题,涉及三个人名:谢惠连,从弟,比谢灵运小几岁;羊,羊璇之;何,何长瑜,都是名诗人,后人称他们为“谢客四友”。也就是说,这首诗,是写给他们三个人的。

  这是一次出游记。据考证,这次出游的时间为元嘉六年(公元429)的某一天,起点为始宁山庄(今浙江嵊州三界镇与上虞东山交界处)。谢灵运抛却思念和悲苦,早上从清溪出发,沿着剡溪而上,从强口到天姥山,几十里路程下来,天已经黑了,那就住在天姥峰下吧,明天起来,就可以登天姥山了。天姥山虽不高,但也是值得攀登的,我们可以将其想象成高耸入云的高山,与天相接,也许,在云霓处,可以见到仙人,只是那样,我们以后就难以见面了。

  古时的山路并没有那么顺畅,谢灵运就得为他的出游开山辟道。《宋书》卷六十七《谢灵运传》记载:尝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,直至临海,从者数百人。临海太守王琇惊骇,谓为山贼,徐知是灵运乃安。

  看看,他竟然带着数百人,从他家的别墅开始,一路往临海方向砍山伐树,要开出一条方便行走的游道呀,弄得临海太守还以为是山贼聚集造反呢!

  道开出后,总要享受的,他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享受。他穿着特制的木头鞋子,鞋子下装着结实的木齿,更高明的是,这些齿可以拆卸,上山,去前齿,下山,去后齿。真是又稳当又安全。这样的鞋子,就是“谢公屐”。

  我在新昌横板桥村的村文化礼堂内,就见到了陈列着的“谢公屐”,不过,这已经是改造过的鞋子了,用麻线织起来的底,鞋子沿圈都有小纽扣耳朵,用带子穿起来,穿上长袜,一抽紧,上山下山,都不会滑出。

  去年5月,我和一帮朋友去上虞采风,到过谢安的东山,问起谢灵运始宁别墅的位置,都说不太清楚,但大范围应该就在上虞和嵊州交界的这一带。眼前青山绿水一片,始宁山庄一定在魏晋的时空里存在过。

  李白游天姥山,穿着谢公屐,留下了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这是一个长长的梦,著名的梦,这个梦做到了极致,将他当时的追求、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  第一场景,梦缘: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;越人语天姥,云霓明灭或可睹。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。天台四万八千丈,对此欲倒东南倾。

  人们常说东海中有仙山,仙山在哪里呢?仙山一定在茫茫而飘渺的滚滚波涛中,那实在是太难找到了。越地人说起天姥山,说那里云彩斑斓,云雾忽明忽暗,或许就是仙山。这天姥山,高耸得一直连着天,比五岳还要高。它附近的天台山,即便有四万八千丈,也像要倒向东南方一样。

  第二场景,登山之前: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。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谢公宿处今尚在,渌水荡漾清猿啼。

  越人们的传说,就是我追逐的方向。关山重重,阻挡不了我矫健的身影,我自由飞翔,半夜就飞过镜湖上空,朝下看一看,嘿,那湖面上有个移动的影子,我知道,那一定是本尊的身影,接着飞,飞呀飞,剡溪就到了。嗯,那个地点,就是谢灵运住过的别墅,他们谢家人一直在那儿隐居着,不过,今天看来,有点荒凉,只见清溪长流,茂林修竹,空谷中,偶尔传来几声猿猴的清啼。

  第三场景,登山所见: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千岩万转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瞑……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列缺霹雳,丘峦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开。……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

  好不容易得来的珍贵机会,必须起个大早,天还没大亮就出发了。这鞋子,设计得真是科学,上山一点也不累,没多少工夫,就到了半山腰,天鸡勤奋报晓,海上日出红火。天姥山处处美景,眼睛来不及看,看岩看瀑,看花看树,看云看雾,看鸟看猴,一会儿工夫,哎,怎么回事呢,天都已经暗下来了,时间在天姥山,短成了针,可梦中人还是兴致勃勃。精彩的场景来了,前奏是,飞瀑激荡起的流水声轰鸣,间杂着怒吼的熊声,间或还有龙的长鸣声,忽然,电光闪闪,雷声阵阵,整座山在颤抖,整个森林在战栗!什么情况?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?嗯,是神仙们要来了。石洞门慢慢打开,里面呈现了另外一个时空:蔚蓝的天空,耀眼的日月,金银宫阙,深不见底。神仙的排场好大,彩虹是他们的衣裳,风是他们乘坐的马匹,老虎来鼓瑟,鸾鸟在驾车,仙人们成群结队,身影密密麻麻。

  是梦总要醒的。而美梦好梦,常常是在最精彩的时候断片,这个我也有体会。美梦醒来,都有点恍恍惚惚,摸摸头底下的枕头,摸摸身底下的席子,那些美景,去哪儿了呢?想着想着,不禁长叹数声,罢罢罢,都是梦。

  第五场景,梦后感叹: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。别君去兮何时还?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

  所谓世间快乐,也不过如梦中所遇,自古以来,所有的事情,都如东去的流水一样,再也不回头。远去的朋友呀,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还是该怎么地就怎么地吧,将白鹿备好,一不开心,随时就可以出行,那些名山大川,一定能帮我们解除心中的忧愁,我等之人,怎么可能弯下腰来侍奉那些权贵而让自己不开心呢!

  李白本无意于官场,但朋友热情推荐,他于是满腔豪情入长安,想好好作为一番,不过,他这样的性格,注定了不会得意于官场。唐玄宗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李白受权贵排挤,被放出京,返回东鲁(今山东)老家。还是远游去吧,《别东鲁诸公》,或者,《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》——这首诗的另外两个别名,就可以清楚见到,别,只是为了表达自己桀骜不驯的性格。

  天姥山在现今的绍兴新昌县东南五十里,东接天台华顶,西北连沃洲山。明万历《新昌县志》云:天姥高三千五百丈,围六十里,层峰叠嶂,千态万状,最高者名拔云尖,次为大尖、细尖,其南为莲花峰,北为芭蕉山,道家称为第十六福地。

  东汉的时候,佛法西来,发展势头迅猛,严重冲击着中国的本教——道教,道教必须寻找更有效的载体来宣传自己,重要神仙领袖西王母的传说逐渐从昆仑传播到了东方沿海,她掌管仙籍,众仙都有点憷她。《后吴录·地理志》载:“剡县有天姥山,传云登者闻天姥歌谣之响。”谁在唱歌谣呢?一定是西王母啊,她是在称颂这座山,歌谣就是唱给玉帝的情歌。

  深秋的季节,他从广陵(今扬州)出发,从水路进入会稽,两岸的景色就不用细说了,竹茂林深,溪水绿漾,波平如镜,荷叶散香。他要在天姥山上找一块仙石,躺在那上面,看满山红枫,看飞鸟流云,过他的神仙生活。

  这就是一般的登山了,不过,景色依然吸引人。新昌的文史专家告诉我说,李敬方这首诗的天姥山起登点,就在今天的横板桥村。现在,村里还有太白庙,莲花峰下,还存有占地近百亩的天姥寺遗址。俞樾进去看过的“天姥寺”,应该就在此处。

  己亥春日的一个午后,我到了天姥山脚的斑竹村,走谢公古道。其实,谢公古道,在横板桥村的天姥寺遗址就有,斑竹村和横板桥村都在天姥山下,相距不过十来里路。长长的古道,保存完好,一直通往临海,沿途还有威震关、黑风岭,都清晰可见。

  谢公古道,自然以谢灵运命名。谢灵运带着数百人上山伐树开道,就经过这里,现在,斑竹村还保留着完整的一千多米长、约两米宽的驿道,村里人说,先前,古道两边,有不少的客栈、驿铺,挺热闹。

  谢公古道的两旁,一幢幢房屋的白墙上,一首首唐诗极其醒目。他们甚至将诗刻在酒坛上,竹简上,木匾上,方砖上。四百多首唐诗,将谢公古道装点得诗韵芬芳。

  剡因溪名,而这剡溪,也因王子猷雪夜访戴而名。《世说新语》记载的这个故事,人们看了差不多都会内心发笑:

  子猷是王羲之的儿子,王献之的兄长,他官至黄门侍郎。子猷居山阴时,有一天晚上下大雪,他半夜醒来,推开窗户一看,一下兴奋起来。立即叫仆人温酒。四下看了看,呀,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慢步徘徊,左思的《招隐诗》随即涌上心头,念了几句,忽然想到了好朋友戴逵,此时,戴正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呢,即刻备船前往,我要去看戴兄!经过大半夜的快船,到了天亮时分,小船终于到了戴家门前,结果呢,却至门不入而返。人问其故,答曰:“吾本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!”

  越中山水之奇丽者,剡为最;剡中之山水奇丽者,金庭洞天为之最……谷抱山斗,云重烟峦,互回万变,清和一气。花光照夜而常昼,水色含空而无底……真天下之绝境也。

  自晋始,骚客文人、社会名流纷纷进入剡中。佛教高僧支遁、竺道潜长期活动于剡东,王羲之、戴逵、谢氏家族等,都归隐终老于剡中。

  1984年,竺岳兵就提出“剡溪是唐诗之路”,不过,那时他只是从旅游的角度考虑。剡中,就是今天的嵊州和新昌盆地。这块盆地呈三角形,数百平方公里,西北是会稽山,东北是四明山,南边是天台山。这里的水系,呈向心性集中,就是剡溪和曹娥江。竺岳兵强调说,唐代时,这块盆地还是一片湖泊沼泽地,地面与海面的高度相差无几,大海涨潮时,就会出现海水倒灌现象。贯休有诗曰:“微月生沧海,残涛傍石城。”石城,就是今天新昌的大佛寺。

  我去金庭观膜拜书圣。观中的院子里,有两株参天古柏,人们说,这是书圣当年亲手栽下的,古柏的树干和虬枝,斑驳黑重,树干上的鳞纹,粗而糙,那是千年风雨的见证。观中的一块大石,光亮鉴人,那是书圣洗砚池中洗出来的光吗?

  说了剡溪,还必须附带说一下另一条溪,越溪,就是若耶溪,在今天的绍兴市区,也被称为神溪,它长达百余里,一支流向著名的镜湖,一支和曹娥江相通。诗人往天姥山去,如果先到会稽,也必须经过若耶溪。

  南北朝诗人王籍的《入若耶溪》中的著名句子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”,写的就是若耶溪两岸的景色。李白也有“若耶溪畔采莲女,笑隔荷花共人语”,那些美丽的采莲姑娘,一边采莲,一边说笑,清纯可人的姿态,让李诗人心醉。

  欧阳修有一首词叫《越溪春》,写的也是若耶溪。后来,“越溪春”演变为数个词牌名中之一种,成为后人作词的样板了。

  1991年5月,竺岳兵率先提出这个概念,1993年8月,中国唐代文学学会正式行文定名。这是继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后的又一条文化古道。

  从地理角度观察,“浙东唐诗之路”的干线和支线,自钱塘江畔的西陵渡(现在叫西兴)开始,过绍兴,经浙东运河、曹娥江至剡溪,至天台的石梁。新昌的天姥山景区、天台的天台山国清寺等是精华地段。支线还延续至台州以及温州,跨越几十个县,总长达千余里。

  从诗歌史上统计,“浙东唐诗之路”,有451位诗人,留下了1505首诗篇。我们再将这些数字立体化:《全唐诗》收载的诗人2200余人,差不多有1/4的诗人来过浙东;唐时,浙东的面积只占全国的1/750。还有一个数字,《唐才子传》收录才子278人,上述451人中就有173人。众多的诗人,还是高水平的诗人,为什么如此集中地歌唱这片窄窄的山水呢?

  活跃在政治、文化、道教、佛教舞台上的许多人物,都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着,他们犹如魏晋星空中闪亮的明星,耀照大地。

  旧史有称:“今之会稽,昔之关中。”说的就是能够影响东晋政局的士族,而这些士族,有许多都居住在会稽。干宝,郭璞,谢安,谢道韫,谢玄,谢灵运,王羲之,王献之,曹龙,顾恺之,戴逵,葛洪,王导,桓温,人人有名;政治家,军事家,玄学家,文学家,书法家,画家,天文学家,家家有名。

  另外,“佛道双修”的“山中宰相”陶弘景,隐居天台山与括苍山多年;著名道士司马承祯在天台山隐居三十年;高僧智顗,集南北朝各佛家学派之大成,在天台山南麓国清寺创立天台宗;高僧支遁,在剡中沃洲创立著名寺庙。

  顺着竺先生的诗路,我仿佛看见,唐代的天空下,一个个诗人,个性鲜明,涉水爬山,神情笃定地行走在来浙东的路上。

  杜甫晚年定居成都草堂后,写有一首自传体五古长诗《壮游》,他的大半生都可以从诗里读到,其中就有游浙东的经历:

  从二十岁开始,杜甫结束了他的读书生涯,开始全国各地壮游,除了二十四岁回京考试以外(自然是落第),一游就是十年。

  春风得意,少年才子,绯闻也最多的元稹,官场起起落落,曾经官至宰辅。担任宰相期间,却被觊觎宰相之位的李逢吉构陷,贬为同州刺史,长庆三年(公元823),调任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,这一待就是六年。因此,严格说来,元稹在浙江,其实也是贬官。不过,他兴修水利,发展农业,政绩突出,做事做诗,一如既往,百姓拥戴,名声颇好。

  元稹到绍兴,就在镜湖的东面找了一块地方,背山临水,建起了他的安乐窝,像蓬莱仙境一样的地方,巧的是,这原来是诗人张若虚的老宅。一安顿下来,他就迫不及待地写诗给白居易(《以州宅夸于乐天》),诗中如此得意地唱道:

  我去绍兴府山,那里历史遗迹十分丰富,越王台,越王殿,望海亭,文种墓,清白亭,蓬莱阁也极显眼,那是2008年重建的。明清风格,三重檐歇,檐角层层外挑,那檐角,尖而锐,穿树而向空中,呵,那是指元稹的才气冲天吗?

  不过,《旧唐书·元稹传》对元稹评价实在不高。元稹广招文人,辟为幕职,这些人都是当时的名士,比如副使窦巩,他们结社于镜湖、秦望,每月三四次,互相酬唱,窦巩名气最大,与元稹酬唱最多,时号“兰亭绝唱”。而且,此时的元稹,似乎有点放荡不羁,喜欢财物,但不太修边幅,他还与美女刘采春两情相悦,卿卿我我。总之,在《旧唐书》的写作者看来,元稹在越州,虽留下了不少诗文,却是个不务正业吊儿郎当的官员。

  贺知章,浙江萧山人(以前属越州),一生荣耀,他退休回家,弄得动静也很大。皇帝赠诗很有面子。他回浙东后,对四明山全方位考察,还一一画了图。

  我在余姚的梁弄街道参观,那里有个后陈村,还有一座保存比较好的桥,名为贺水桥,溪也叫贺溪,当地人说,这都是为了纪念贺知章。贺知章有一首《题袁氏别业》的诗,写的就是访问四明:

  我就是偶然走走,走到你家别墅门口坐一小会。你不要担心呀,你如果想请我吃饭,尽管好酒好菜端上来,老汉我衣袋里,有的是钱。

  贺的诗,一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那样通俗亲切。哈哈,一个退休的朝廷官员,有文化,有名望,兜里也有一些散碎银子,说话的底气就是不一样。

  除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元稹、贺知章外,孟浩然,孟郊,崔颢,刘禹锡,贾岛,李嘉祐,严维,罗隐,邱为,温庭筠,陆龟蒙,皮日休,陆羽,韦庄,卢纶,释皎然,贯休,寒山,拾得,张志和,我的桐庐老乡方干、施肩吾、徐凝,等等等等,灿若星辰,都行走过这条充满诗意的路。

  2019年2月25日下午,久雨的杭州放晴,我去西兴。车过西兴大桥,拐个弯就到了钱塘江南岸的西兴老街,我去寻找诗人们出发的西陵渡、西陵驿。

  西陵渡是浙东唐诗之路的头一站,所有诗人的必经之渡,它是浙东运河的起点,南来北往的关隘。西陵渡有西陵驿,漫长的行程,先住下来,调整一下心情,坐船候渡,前往越中,需要等待。

  唐长庆二年(公元822)七月,白居易到杭州做刺史。不久,他就渡过钱塘江行走越中了。先住西陵驿,他在驿馆写《宿樟亭驿》:

  樟亭驿就是西陵驿。钱镠嫌“西陵”之“陵”不吉利,遂改“西兴”。民国《萧山县志》说:“西兴驿,唐之庄亭也,宋曰日边驿。”庄、樟、妆音近。

  这诗似乎有点伤感。白市长显然是刚来杭州不久,睡眠还没有调整过来呢,睡到半夜,仍然没有睡意,那就索性起来,伫立驿馆的楼台外远望,夜都已睡去,寂静无声,亮亮的月光下,白茫茫的钱塘江水不知疲倦地奔涌着。

  此诗应该写在天气比较炎热的夏季,他住在驿馆的南楼西边,窗前就有两棵长势良好的樱桃树,虽然樱桃果子已经没有,但碧绿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曳,实在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唐大和七年(公元833)十月三日,李绅担任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。他渡钱塘江到了西陵渡,正遇久雨天,刚成熟的水稻受水淹,快淹到稻穗了,“冬雨害粢盛”。他向东祭拜大禹求晴。天果然晴了,居然连晴三十五天,他的《渡西陵十六韵》诗特地记载了此事。

  我在西兴陈列馆里,见到了和西兴有关的几位名人,勾践,范蠡,李白,贺知章,谢惠连等,这个谢惠连就是前面谢灵运诗里提到的族弟。

  一条不宽的河道,两街夹紧的头上,有一个老渡口,这就是著名的西陵渡。旁边立有全国文保的碑,2013年,大运河联合申遗成功,自然也有西陵渡的功劳。此渡的建造年代,应该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,西晋怀帝永嘉元年(公元307),会稽内史贺循主持开挖西兴运河,连接曹娥江,一直到宁波甬江入海口。除了渡口一个喷洒着水花的装置,游人极少,行人也不多,几位老人在阳光下聊天。我沿着河往前走,我知道,前面不远就是滨康路。折转进河边的西兴老街,街道逼仄,没多久,就看到了“西兴驿”标牌,也就是唐朝的“西陵驿”,建筑已毁,码头废弃,一堵墙上立着张祜的水墨像和他的《题樟亭》:

  西兴,自古以前就称“东南都会、宁绍噤喉”,驿馆的规模,我想也不会小。据《萧山县志》记载,清乾隆年间,西兴驿还保持着明代规模,有房子十二座。人员有:驿丞一员,攒曲一名,驿皂二名,纤夫一百四十二名,驿水夫七十名,探听夫一名,代马竹兜夫二十五名,渡夫十六名,轿夫十名。船只有站船七只,红船四只,中河船四只。这些船都停放在驿前运河里,就是我刚刚走过的那个西陵渡,所以当年这段河道应该特别宽阔,否则容不下那么多官船。

  从杭州的西陵渡出发,就踏上了那条著名的山阴古道,李白曾经从这里走去,而且留下了名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……还有杜甫、白居易、元稹、贺知章、孟浩然、孟郊、刘禹锡、贾岛、罗隐、温庭筠、陆龟蒙、皮日休等451位唐朝诗人,都曾经向这条山阴古道走去,而且留下了1505首美丽的唐诗。

  这是在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条中国文化古道,为此我们特地邀请浙江著名作家陆春祥先生,带着我们重走一次这条浙东唐诗之路。

  1873年春天,杭州西湖依旧桃红柳绿,春意盎然,曲园居士、德清人俞樾尽兴游览后,转而取道南下——他要去福建处理家事。

  在这位晚清硕儒的眼里,浙东诸山以天台、雁荡为最,但去游玩的人还是很少,其实从杭州出发,五天可到天台,八天可到雁荡,实在不算远。曲园居士去福建,擦着天台和雁荡的边走,经过天姥峰时,山下有一天姥寺,因顺路,就拐进去看了一会,只见寺门外立着一块石头,上面写着“李白梦游天姥处”。曲园居士对寺里和尚说,不如删去“天姥”二字,只写“李白梦游处”。

  俞樾其实知道这是一条充满诗意的道路,但我在读“春在堂”所记这个情节时,却也与硕儒相左:删掉“天姥”二字是简洁了,此地为天姥山也可省略,但李白经常做梦、处处做梦,梦境最著名的就是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啊。

  谢家人最有名的当数东山再起的谢安了,这位先生,放诞不羁,高才傲世,却也真是有才,以八万兵战百万兵,淝水之战中的淡定,唯宰相气度才能如此,这让李白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以谢安为首的谢家人,简直就是人才的集聚高地,谢安的侄女,谢道韫,丈夫王凝之,王羲之次子;谢道韫有七个弟弟,老小谢玄,本身就了不起了,淝水之战前敌总指挥,还有个了不起的孙子,这就是谢灵运,中国山水诗的鼻祖。

  谢灵运凭借父辈的资本,家产丰厚,仆从众多。他最喜欢干什么事呢?开山挖湖,没完没了,他这是在营造心中的风景呢。他还喜欢翻山越岭,总是到那些险而远的地方去,哪怕千难万阻,他也要想办法去游玩。山水在他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痕,他的诗文,也就源源不断从心中流出。他引以为乐的事情,似乎就是山水了,别的什么也吸引不了他,即便做官,他也是一天到晚与山水为伴。

  谢灵运有一首诗,题目挺长,《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与从弟惠连可见羊何共和之》,可以看作是登天姥山的始祖诗:

  长长的标题,涉及三个人名:谢惠连,从弟,比谢灵运小几岁;羊,羊璇之;何,何长瑜,都是名诗人,后人称他们为“谢客四友”。也就是说,这首诗,是写给他们三个人的。

  这是一次出游记。据考证,这次出游的时间为元嘉六年(公元429)的某一天,起点为始宁山庄(今浙江嵊州三界镇与上虞东山交界处)。谢灵运抛却思念和悲苦,早上从清溪出发,沿着剡溪而上,从强口到天姥山,几十里路程下来,天已经黑了,那就住在天姥峰下吧,明天起来,就可以登天姥山了。天姥山虽不高,但也是值得攀登的,我们可以将其想象成高耸入云的高山,与天相接,也许,在云霓处,可以见到仙人,只是那样,我们以后就难以见面了。

  古时的山路并没有那么顺畅,谢灵运就得为他的出游开山辟道。《宋书》卷六十七《谢灵运传》记载:尝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,直至临海,从者数百人。临海太守王琇惊骇,谓为山贼,徐知是灵运乃安。

  看看,他竟然带着数百人,从他家的别墅开始,一路往临海方向砍山伐树,要开出一条方便行走的游道呀,弄得临海太守还以为是山贼聚集造反呢!

  道开出后,总要享受的,他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享受。他穿着特制的木头鞋子,鞋子下装着结实的木齿,更高明的是,这些齿可以拆卸,上山,去前齿,下山,去后齿。真是又稳当又安全。这样的鞋子,就是“谢公屐”。

  我在新昌横板桥村的村文化礼堂内,就见到了陈列着的“谢公屐”,不过,这已经是改造过的鞋子了,用麻线织起来的底,鞋子沿圈都有小纽扣耳朵,用带子穿起来,穿上长袜,一抽紧,上山下山,都不会滑出。

  去年5月,我和一帮朋友去上虞采风,到过谢安的东山,问起谢灵运始宁别墅的位置,都说不太清楚,但大范围应该就在上虞和嵊州交界的这一带。眼前青山绿水一片,始宁山庄一定在魏晋的时空里存在过。

  李白游天姥山,穿着谢公屐,留下了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这是一个长长的梦,著名的梦,这个梦做到了极致,将他当时的追求、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  第一场景,梦缘: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;越人语天姥,云霓明灭或可睹。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。天台四万八千丈,对此欲倒东南倾。

  人们常说东海中有仙山,仙山在哪里呢?仙山一定在茫茫而飘渺的滚滚波涛中,那实在是太难找到了。越地人说起天姥山,说那里云彩斑斓,云雾忽明忽暗,或许就是仙山。这天姥山,高耸得一直连着天,比五岳还要高。它附近的天台山,即便有四万八千丈,也像要倒向东南方一样。

  第二场景,登山之前: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。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谢公宿处今尚在,渌水荡漾清猿啼。

  越人们的传说,就是我追逐的方向。关山重重,阻挡不了我矫健的身影,我自由飞翔,半夜就飞过镜湖上空,朝下看一看,嘿,那湖面上有个移动的影子,我知道,那一定是本尊的身影,接着飞,飞呀飞,剡溪就到了。嗯,那个地点,就是谢灵运住过的别墅,他们谢家人一直在那儿隐居着,不过,今天看来,有点荒凉,只见清溪长流,茂林修竹,空谷中,偶尔传来几声猿猴的清啼。

  第三场景,登山所见: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千岩万转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瞑……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列缺霹雳,丘峦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开。……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

  好不容易得来的珍贵机会,必须起个大早,天还没大亮就出发了。这鞋子,设计得真是科学,上山一点也不累,没多少工夫,就到了半山腰,天鸡勤奋报晓,海上日出红火。天姥山处处美景,眼睛来不及看,看岩看瀑,看花看树,看云看雾,看鸟看猴,一会儿工夫,哎,怎么回事呢,天都已经暗下来了,时间在天姥山,短成了针,可梦中人还是兴致勃勃。精彩的场景来了,前奏是,飞瀑激荡起的流水声轰鸣,间杂着怒吼的熊声,间或还有龙的长鸣声,忽然,电光闪闪,雷声阵阵,整座山在颤抖,整个森林在战栗!什么情况?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?嗯,是神仙们要来了。石洞门慢慢打开,里面呈现了另外一个时空:蔚蓝的天空,耀眼的日月,金银宫阙,深不见底。神仙的排场好大,彩虹是他们的衣裳,风是他们乘坐的马匹,老虎来鼓瑟,鸾鸟在驾车,仙人们成群结队,身影密密麻麻。

  是梦总要醒的。而美梦好梦,常常是在最精彩的时候断片,这个我也有体会。美梦醒来,都有点恍恍惚惚,摸摸头底下的枕头,摸摸身底下的席子,那些美景,去哪儿了呢?想着想着,不禁长叹数声,罢罢罢,都是梦。

  第五场景,梦后感叹: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。别君去兮何时还?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

  所谓世间快乐,也不过如梦中所遇,自古以来,所有的事情,都如东去的流水一样,再也不回头。远去的朋友呀,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还是该怎么地就怎么地吧,将白鹿备好,一不开心,随时就可以出行,那些名山大川,一定能帮我们解除心中的忧愁,我等之人,怎么可能弯下腰来侍奉那些权贵而让自己不开心呢!

  李白本无意于官场,但朋友热情推荐,他于是满腔豪情入长安,想好好作为一番,不过,他这样的性格,注定了不会得意于官场。唐玄宗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李白受权贵排挤,被放出京,返回东鲁(今山东)老家。还是远游去吧,《别东鲁诸公》,或者,《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》——这首诗的另外两个别名,就可以清楚见到,别,只是为了表达自己桀骜不驯的性格。

  天姥山在现今的绍兴新昌县东南五十里,东接天台华顶,西北连沃洲山。明万历《新昌县志》云:天姥高三千五百丈,围六十里,层峰叠嶂,千态万状,最高者名拔云尖,次为大尖、细尖,其南为莲花峰,北为芭蕉山,道家称为第十六福地。

  东汉的时候,佛法西来,发展势头迅猛,严重冲击着中国的本教——道教,道教必须寻找更有效的载体来宣传自己,重要神仙领袖西王母的传说逐渐从昆仑传播到了东方沿海,她掌管仙籍,众仙都有点憷她。《后吴录·地理志》载:“剡县有天姥山,传云登者闻天姥歌谣之响。”谁在唱歌谣呢?一定是西王母啊,她是在称颂这座山,歌谣就是唱给玉帝的情歌。

  深秋的季节,他从广陵(今扬州)出发,从水路进入会稽,两岸的景色就不用细说了,竹茂林深,溪水绿漾,波平如镜,荷叶散香。他要在天姥山上找一块仙石,躺在那上面,看满山红枫,看飞鸟流云,过他的神仙生活。

  这就是一般的登山了,不过,景色依然吸引人。新昌的文史专家告诉我说,李敬方这首诗的天姥山起登点,就在今天的横板桥村。现在,村里还有太白庙,莲花峰下,还存有占地近百亩的天姥寺遗址。俞樾进去看过的“天姥寺”,应该就在此处。

  己亥春日的一个午后,我到了天姥山脚的斑竹村,走谢公古道。其实,谢公古道,在横板桥村的天姥寺遗址就有,斑竹村和横板桥村都在天姥山下,相距不过十来里路。长长的古道,保存完好,一直通往临海,沿途还有威震关、黑风岭,都清晰可见。

  谢公古道,自然以谢灵运命名。谢灵运带着数百人上山伐树开道,就经过这里,现在,斑竹村还保留着完整的一千多米长、约两米宽的驿道,村里人说,先前,古道两边,有不少的客栈、驿铺,挺热闹。

  谢公古道的两旁,一幢幢房屋的白墙上,一首首唐诗极其醒目。他们甚至将诗刻在酒坛上,竹简上,木匾上,方砖上。四百多首唐诗,将谢公古道装点得诗韵芬芳。

  剡因溪名,而这剡溪,也因王子猷雪夜访戴而名。《世说新语》记载的这个故事,人们看了差不多都会内心发笑:

  子猷是王羲之的儿子,王献之的兄长,他官至黄门侍郎。子猷居山阴时,有一天晚上下大雪,他半夜醒来,推开窗户一看,一下兴奋起来。立即叫仆人温酒。四下看了看,呀,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慢步徘徊,左思的《招隐诗》随即涌上心头,念了几句,忽然想到了好朋友戴逵,此时,戴正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呢,即刻备船前往,我要去看戴兄!经过大半夜的快船,到了天亮时分,小船终于到了戴家门前,结果呢,却至门不入而返。人问其故,答曰:“吾本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!”

  越中山水之奇丽者,剡为最;剡中之山水奇丽者,金庭洞天为之最……谷抱山斗,云重烟峦,互回万变,清和一气。花光照夜而常昼,水色含空而无底……真天下之绝境也。

  自晋始,骚客文人、社会名流纷纷进入剡中。佛教高僧支遁、竺道潜长期活动于剡东,王羲之、戴逵、谢氏家族等,都归隐终老于剡中。

  1984年,竺岳兵就提出“剡溪是唐诗之路”,不过,那时他只是从旅游的角度考虑。剡中,就是今天的嵊州和新昌盆地。这块盆地呈三角形,数百平方公里,西北是会稽山,东北是四明山,南边是天台山。这里的水系,呈向心性集中,就是剡溪和曹娥江。竺岳兵强调说,唐代时,这块盆地还是一片湖泊沼泽地,地面与海面的高度相差无几,大海涨潮时,就会出现海水倒灌现象。贯休有诗曰:“微月生沧海,残涛傍石城。”石城,就是今天新昌的大佛寺。

  我去金庭观膜拜书圣。观中的院子里,有两株参天古柏,人们说,这是书圣当年亲手栽下的,古柏的树干和虬枝,斑驳黑重,树干上的鳞纹,粗而糙,那是千年风雨的见证。观中的一块大石,光亮鉴人,那是书圣洗砚池中洗出来的光吗?

  说了剡溪,还必须附带说一下另一条溪,越溪,就是若耶溪,在今天的绍兴市区,也被称为神溪,它长达百余里,一支流向著名的镜湖,一支和曹娥江相通。诗人往天姥山去,如果先到会稽,也必须经过若耶溪。

  南北朝诗人王籍的《入若耶溪》中的著名句子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”,写的就是若耶溪两岸的景色。李白也有“若耶溪畔采莲女,笑隔荷花共人语”,那些美丽的采莲姑娘,一边采莲,一边说笑,清纯可人的姿态,让李诗人心醉。

  欧阳修有一首词叫《越溪春》,写的也是若耶溪。后来,“越溪春”演变为数个词牌名中之一种,成为后人作词的样板了。

  1991年5月,竺岳兵率先提出这个概念,1993年8月,中国唐代文学学会正式行文定名。这是继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后的又一条文化古道。

  从地理角度观察,“浙东唐诗之路”的干线和支线,自钱塘江畔的西陵渡(现在叫西兴)开始,过绍兴,经浙东运河、曹娥江至剡溪,至天台的石梁。新昌的天姥山景区、天台的天台山国清寺等是精华地段。支线还延续至台州以及温州,跨越几十个县,总长达千余里。

  从诗歌史上统计,“浙东唐诗之路”,有451位诗人,留下了1505首诗篇。我们再将这些数字立体化:《全唐诗》收载的诗人2200余人,差不多有1/4的诗人来过浙东;唐时,浙东的面积只占全国的1/750。还有一个数字,《唐才子传》收录才子278人,上述451人中就有173人。众多的诗人,还是高水平的诗人,为什么如此集中地歌唱这片窄窄的山水呢?

  活跃在政治、文化、道教、佛教舞台上的许多人物,都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着,他们犹如魏晋星空中闪亮的明星,耀照大地。

  旧史有称:“今之会稽,昔之关中。”说的就是能够影响东晋政局的士族,而这些士族,有许多都居住在会稽。干宝,郭璞,谢安,谢道韫,谢玄,谢灵运,王羲之,王献之,曹龙,顾恺之,戴逵,葛洪,王导,桓温,人人有名;政治家,军事家,玄学家,文学家,书法家,画家,天文学家,家家有名。

  另外,“佛道双修”的“山中宰相”陶弘景,隐居天台山与括苍山多年;著名道士司马承祯在天台山隐居三十年;高僧智顗,集南北朝各佛家学派之大成,在天台山南麓国清寺创立天台宗;高僧支遁,在剡中沃洲创立著名寺庙。

  顺着竺先生的诗路,我仿佛看见,唐代的天空下,一个个诗人,个性鲜明,涉水爬山,神情笃定地行走在来浙东的路上。

  杜甫晚年定居成都草堂后,写有一首自传体五古长诗《壮游》,他的大半生都可以从诗里读到,其中就有游浙东的经历:

  从二十岁开始,杜甫结束了他的读书生涯,开始全国各地壮游,除了二十四岁回京考试以外(自然是落第),一游就是十年。

  春风得意,少年才子,绯闻也最多的元稹,官场起起落落,曾经官至宰辅。担任宰相期间,却被觊觎宰相之位的李逢吉构陷,贬为同州刺史,长庆三年(公元823),调任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,这一待就是六年。因此,严格说来,元稹在浙江,其实也是贬官。不过,他兴修水利,发展农业,政绩突出,做事做诗,一如既往,百姓拥戴,名声颇好。

  元稹到绍兴,就在镜湖的东面找了一块地方,背山临水,建起了他的安乐窝,像蓬莱仙境一样的地方,巧的是,这原来是诗人张若虚的老宅。一安顿下来,他就迫不及待地写诗给白居易(《以州宅夸于乐天》),诗中如此得意地唱道:

  我去绍兴府山,那里历史遗迹十分丰富,越王台,越王殿,望海亭,文种墓,清白亭,蓬莱阁也极显眼,那是2008年重建的。明清风格,三重檐歇,檐角层层外挑,那檐角,尖而锐,穿树而向空中,呵,那是指元稹的才气冲天吗?

  不过,《旧唐书·元稹传》对元稹评价实在不高。元稹广招文人,辟为幕职,这些人都是当时的名士,比如副使窦巩,他们结社于镜湖、秦望,每月三四次,互相酬唱,窦巩名气最大,与元稹酬唱最多,时号“兰亭绝唱”。而且,此时的元稹,似乎有点放荡不羁,喜欢财物,但不太修边幅,他还与美女刘采春两情相悦,卿卿我我。总之,在《旧唐书》的写作者看来,元稹在越州,虽留下了不少诗文,却是个不务正业吊儿郎当的官员。

  贺知章,浙江萧山人(以前属越州),一生荣耀,他退休回家,弄得动静也很大。皇帝赠诗很有面子。他回浙东后,对四明山全方位考察,还一一画了图。

  我在余姚的梁弄街道参观,那里有个后陈村,还有一座保存比较好的桥,名为贺水桥,溪也叫贺溪,当地人说,这都是为了纪念贺知章。贺知章有一首《题袁氏别业》的诗,写的就是访问四明:

  我就是偶然走走,走到你家别墅门口坐一小会。你不要担心呀,你如果想请我吃饭,尽管好酒好菜端上来,老汉我衣袋里,有的是钱。

  贺的诗,一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那样通俗亲切。哈哈,一个退休的朝廷官员,有文化,有名望,兜里也有一些散碎银子,说话的底气就是不一样。

  除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元稹、贺知章外,孟浩然,孟郊,崔颢,刘禹锡,贾岛,李嘉祐,严维,罗隐,邱为,温庭筠,陆龟蒙,皮日休,陆羽,韦庄,卢纶,释皎然,贯休,寒山,拾得,张志和,我的桐庐老乡方干、施肩吾、徐凝,等等等等,灿若星辰,都行走过这条充满诗意的路。

  2019年2月25日下午,久雨的杭州放晴,我去西兴。车过西兴大桥,拐个弯就到了钱塘江南岸的西兴老街,我去寻找诗人们出发的西陵渡、西陵驿。

  西陵渡是浙东唐诗之路的头一站,所有诗人的必经之渡,它是浙东运河的起点,南来北往的关隘。西陵渡有西陵驿,漫长的行程,先住下来,调整一下心情,坐船候渡,前往越中,需要等待。

  唐长庆二年(公元822)七月,白居易到杭州做刺史。不久,他就渡过钱塘江行走越中了。先住西陵驿,他在驿馆写《宿樟亭驿》:

  樟亭驿就是西陵驿。钱镠嫌“西陵”之“陵”不吉利,遂改“西兴”。民国《萧山县志》说:“西兴驿,唐之庄亭也,宋曰日边驿。”庄、樟、妆音近。

  这诗似乎有点伤感。白市长显然是刚来杭州不久,睡眠还没有调整过来呢,睡到半夜,仍然没有睡意,那就索性起来,伫立驿馆的楼台外远望,夜都已睡去,寂静无声,亮亮的月光下,白茫茫的钱塘江水不知疲倦地奔涌着。

  此诗应该写在天气比较炎热的夏季,他住在驿馆的南楼西边,窗前就有两棵长势良好的樱桃树,虽然樱桃果子已经没有,但碧绿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曳,实在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唐大和七年(公元833)十月三日,李绅担任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。他渡钱塘江到了西陵渡,正遇久雨天,刚成熟的水稻受水淹,快淹到稻穗了,“冬雨害粢盛”。他向东祭拜大禹求晴。天果然晴了,居然连晴三十五天,他的《渡西陵十六韵》诗特地记载了此事。

  我在西兴陈列馆里,见到了和西兴有关的几位名人,勾践,范蠡,李白,贺知章,谢惠连等,这个谢惠连就是前面谢灵运诗里提到的族弟。

  一条不宽的河道,两街夹紧的头上,有一个老渡口,这就是著名的西陵渡。旁边立有全国文保的碑,2013年,大运河联合申遗成功,自然也有西陵渡的功劳。此渡的建造年代,应该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,西晋怀帝永嘉元年(公元307),会稽内史贺循主持开挖西兴运河,连接曹娥江,一直到宁波甬江入海口。除了渡口一个喷洒着水花的装置,游人极少,行人也不多,几位老人在阳光下聊天。我沿着河往前走,我知道,前面不远就是滨康路。折转进河边的西兴老街,街道逼仄,没多久,就看到了“西兴驿”标牌,也就是唐朝的“西陵驿”,建筑已毁,码头废弃,一堵墙上立着张祜的水墨像和他的《题樟亭》:

  西兴,自古以前就称“东南都会、宁绍噤喉”,驿馆的规模,我想也不会小。据《萧山县志》记载,清乾隆年间,西兴驿还保持着明代规模,有房子十二座。人员有:驿丞一员,攒曲一名,驿皂二名,纤夫一百四十二名,驿水夫七十名,探听夫一名,代马竹兜夫二十五名,渡夫十六名,轿夫十名。船只有站船七只,红船四只,中河船四只。这些船都停放在驿前运河里,就是我刚刚走过的那个西陵渡,所以当年这段河道应该特别宽阔,否则容不下那么多官船。



免费申明: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,请您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3d2元杀号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